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14 次

草原石人到底怎么回事?是一种墓葬方式,被突厥人继承下来了而已

提示:乌孙人的墓地中也是有草原石人的,而草原石人也并非突厥人的专利。怎么说呢?突厥是历史上活跃于蒙古高原和中亚地区的民族集团统称,也是中国西北与北方草原地区继匈奴、鲜卑、柔然以来又一个重要的游牧民族,540年,突厥这个词始见于中国史册。540年,太晚了,在这么晚的一个年代里,乌孙人的土墩墓当然不知道突厥是谁。

不是可能,是一定,中国北方草原上的民族在很多时候只是换了一个名称而已,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那里,并不是单一的民族。匈奴统治了草原,他们就被叫做匈奴;鲜卑统治了草原,他们就被叫做鲜卑……柔然、突厥、契丹、蒙古等等都是一样的。

现在,我们就以草原石人为例,来说说这个事儿。

在新疆北部的草原上,不时有一尊石雕人像进入人们的视野,它们主要分布于阿尔泰山、天山、准噶尔西部山地的博尔塔拉州等10个地州市境内。当然,其分布不仅仅局限在新疆,范围遍布整个亚欧草原。今天,人们给了它们这样一种描述:

是以石材为主雕刻的许许多多栩栩如生的人像。是新疆草原上的一大历史人文景观,它主要分布在阿勒泰草原和伊犁昭苏草原上。它与墓地有关。它们或随葬于墓中,或者守护在墓前,面向东方——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,是可以重新唤起生命意识和力量的地方。

但是,有很多人把它们看得很神秘的,有说它们是“通天的石头”,有说它们是“突厥的杀人石”……我们就说突厥与“杀人石”吧,略带一些“通天的石头”的意思。

昭苏县是古代乌孙国故地,自西汉神爵二年(公元前60)起,就统属于汉朝在西域设置的西域都护府,迄今两千多年,一直是祖国西北边陲重地。昭苏县也是乌孙古墓发现最多的地方之一,人们把这种墓叫乌孙土墩墓或草原土墩墓。这些古墓旁边有什么呢——草原石人,我们要强调的是,最早的草原石人并不是“人”,而是大块的石头,是在以后的岁月里才被变成“人”或者说是“人像”的。就是说,在这里的草原石人是石头与人像并存的,而不是单一的石头制成人像。

我们的意思其实在这里已经很简单了,所谓的草原石人最早只是石头,与人像无关,后来才发展成了人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像,成了石人,名符其实了。这让我们有了这种一种想象,即:在最早的草原上,有人去世了,活着的人把他埋了,但草原太空旷,日后不好找到,活着的人就在墓地边上立块石头,作为标志。标志虽有对逝者的思念与追忆,但它也只能是标志而已——活着的人无法更多地用它来完成自己的表达——随着后来生产与生活水平的提高,活着的人的表达就不仅限于立块简单的石头了——所以,打磨开始,活着的人把它打磨成了逝去之人的像。

道理就这么简单。今天,关于那些还没有成为人像的石头,有些很多人有这样的说法:墓地的石头多少,即是代表逝者生前杀了多少人,成了“杀人石”说法的由来。事实上,面对草原,有的墓地的石头堆成了山,数也数不过来,而逝者死前一定杀过那么多的人吗?回答当然不是。

可以做这样一个设想:草原上的人去世了,大家都在墓前立一块石头,而石头除了块状之外,并没有各自的特点,时间一长,可能会把你家与他家的墓地给混了,所以,有的人就立了两块或者三块抑或更多,以此来加以区分。另外,一些贵族或者有身份和地位的人,去了,难免不会将自己的墓地弄得风光一些,也便有了石块的高大堆积。

这本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今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天,却被一些人说得神乎其神。还有一些人,一提到草原石人,一下子就联想到“突厥的杀人石”。仿佛,在中国北方的草原上,只有突厥,甚至能够排他到其他的民族都不存在。这种联想其实是很不对的,因为在中国北方的草原上,除了突厥还有很多民族,他们一样在墓地边上立石头、立石人,而他们要比突厥人的说法早出很多。

位于新疆伊犁昭苏县的夏塔草原,是一个“草原土墩墓”相对集中的地方,那里不但有一座巨大的土墩墓,底部周长有200多米,高有10多米,似座小山,还有很多比较小的土堆墓。有的3座到5座一排,有的十几座一排,墓地的周围都有很多露出泥土的大型石头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考古工作者一次性在这里发现了50多座“草原土墩墓”,根据发掘资料和史料记载,结合碳14c测年数据,确定墓主系西汉时居于伊犁河流域的乌孙人。

这就是说,乌孙人的墓地中也是有草原石人的,而草原石人也并不是突厥人的专利。怎么说呢?突厥是历史上活跃于蒙古高原和中亚地区的民族集团统称,也是中国西北与北方草原地区继匈奴、鲜卑、柔然以来又一个重要的游牧民族,540年,突厥这个词始见于中国史册。540年,太晚了!在这么晚的一个年代里,乌孙人的土墩墓当然不知道突厥是谁。

当然,还有比草原石人更早的呢!不过人们叫它鹿石。关于它,目前的认识还非常模糊,有人认为它是图腾柱、始祖祭祀柱和神人拴马桩,有人则认为它是世界山、世界树和男根。它一般形状为长方形石碑状,最上端刻有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一圆圈,稍下刻有一直线或点线纹,线以下一般有鸟喙状鹿群头朝上向圆圈作飞翔状。

与草原石人相比,鹿石或与墓地无关。它不仅在我国新疆地区有分布,且从内蒙古呼伦贝尔横跨蒙古高原、俄罗斯图瓦和南西伯利亚,以及吉尔吉斯、哈萨克斯坦、黑海,直到欧洲的德国和保加利亚等地,几乎遍及整个欧亚草原。人们叫它鹿石,并不是因为这种石头上刻的全是鹿。其中有羚羊、牛、驴、野猪、狼、虎、豹、天鹅和鸨,以及其他种属不明的动物,不过是以鹿和马为主

最为神秘的是,人们在鹿石顶部的圆圈的位置上,刻有很多种神秘图案,被认为象征着天体,而刻线以下,则象征着大地,刻有多类动物。专家分析,之所以出现多种动物,可能是当时人们想把它们都拿去祭献天体,如祭献其中被崇拜的太阳,而鹿被在当时被认为是可以通往光明界和幽冥界的灵使,有沟通地下界与天上界的能力。所以,这些石头就被称为鹿石了。在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伊犁草原上,鹿石也是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有分布的,只是人们弄不清,它和乌孙人有什么具体的关系,和草原石人有何种关联。

因为鹿的存在,专家们推断这种石头或与赵宝沟文化的天界崇拜有密切关联,抑或与中国北方最古老的宗教萨满有关。对此,我们有这样一户太十号种设想,即:很早很早以前,在中国的北方草原上,人们的崇拜从天到地,最早崇拜天,如太阳、月亮,后来崇拜的内容宽泛了,崇拜地了,崇拜地上的人(祖先)了。石头成为了当时人们表达的最好载体,最先被用于天,而后被用于人(逝者),在用于人的时候,并不是说人们不再崇拜天了,而是找到了比石头能够更好表达的载体,那个载体可能不再是石头,而是人本身了。所以,鹿石开始变少,石人出现了。

事实是不是这样,还需要专家们去研究,而鹿石可能就是我们前文中提到的“通天的石头”。其历史悠久,最早可以上溯至3000年以前,甚至,俄蒙学者认为更早,有3500年—4000年。当然了,在那个年代里,它同样不知道突厥是谁。

今天,说这些,主要是想强调,在中国北方并不是只有过突厥,对于草原石人,曾经生活在这一区域内的突厥人不过是继承了它罢了,而在其后,随着这一区域的人们对肖像崇拜的反对,草原石人的墓葬方式很快消失。(文|路生)

熊出没之-原创新疆草原石人开口“说话”了:它们存在时,人们还不知突厥人是谁